贵州矿工任云凯:两次诊断为尘肺病 至死都是戴罪之身_

2018-08-18 01:34

原标题:贵州矿工任云凯:生前两次被诊断为尘肺病,是否骗保仍无结论

贵州三名尘肺病诊断医生被拘一事的更多前情浮出水面。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在3名医生被拘前,至少有7位曾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因“涉嫌诈骗”被抓,羁押一个月后均获取保候审。

任云凯是第一个被抓的矿工。他一开始被鉴定为尘肺病,后来又被告知诊断结果为无尘肺病。

任云凯之子任华均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7月底,他接到电话,让去公安局签字,才知道父亲被刑事拘留,涉嫌的罪名是“诈骗”。任华均称,他从民警那里了解到,父亲“尘肺病诊断造假,涉嫌骗取社保金”。

在任云凯被拘留并取保候审后,警方通知任云凯等人到贵阳一家医院重新做尘肺病诊断,其中任再次被鉴定为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

任华均认为,两次鉴定结论都显示有尘肺病,这应该可以证明父亲的清白,但父亲至死都是“戴罪之身”。

福来煤矿要求诊断后作出的鉴定,任云凯为尘肺一期。

福来煤矿要求诊断后作出的鉴定,任云凯为尘肺一期。

2018年初,任云凯被查出疑似患有肝癌,断断续续住院,后于当年5月病逝,此时距离其取保候审已经1年零9个月。

多位矿工的代理律师屠金伟说,警方在2017年8、9月,即取保候审满一年时,陆续解除了对这些矿工的取保候审决定,但矿工是否有罪,是否对其移交起诉,目前仍无定论。

7月3日,遵义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回复澎湃新闻称,目前案件已交由检察院办理,对案件情况不便多谈;至于几位矿工取保候后近两年仍无结论的问题,他表示“相关单位还在办理”。

此外,福来煤矿矿长陈平向澎湃新闻否认福来煤矿举报过矿工骗保,称可能是另外几个煤矿举报的,但具体哪些煤矿举报他又表示不清楚。

任云凯住院期间,只有80多斤。

煤矿在尘肺鉴定九个月后提出异议

澎湃新闻获得的多份由福来煤矿出具的委托书载明,矿工到遵义市的贵州航天医院(下称贵航医院)接受职业病诊断,系该煤矿指定和安排。

委托书留有福来煤矿企业的组织代码,以及负责尘肺病工作的罗燕青的联系电话。

据医师报报道,遵义市具备职业病诊断资质且实际开展职业病尘肺病诊断的医院只有贵航医院。

屠金伟律师告诉澎湃新闻,按照相关程序,矿工们拿到医院的诊断结论后,到社保局申请认定工伤,再按照社保局的指定,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做劳动能力鉴定,然后根据伤残情况,获得相应补偿。

2015年5月18日,贵航医院对任云凯做出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显示,诊断结论为:尘肺壹期。一个月后的6月18日,由遵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显示,任云凯符合工伤认定条件,“决定认定其为工伤”。

2015年9月16日,遵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显示:任云凯于2015年5月18日经贵州航天医院诊断为尘肺壹期,鉴定结论为伤残七级。

任华均说,父亲从2008年开始在福来煤矿上班,是这里的资深矿工。大约几年前,任云凯出现频繁咳嗽,痰里带血的情况。这个诊断结论让家人为父亲的健康状况担忧。

屠金伟说,从程序上看,矿工们获取补偿的程序的前置已经走完,但在与社保部门和福来煤矿协调补偿的阶段,案件出现意外。

任华均告诉澎湃新闻,大约在2016年6月初,他和父亲陆续接到相关部门电话,称他父亲此前的诊断有误,“说是‘无尘肺’”。但任华均表示,他并没有收到“无尘肺”的书面材料。

大约10天后,他们收到一纸盖有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公章的《职业病鉴定书》,其对任云凯当初的诊断结果提出异议。鉴定结论显示,任云凯于5月18日在贵航医院拍摄的胸片为:“3级胸片,即质量较差,不作鉴定,重摄胸片。”这份鉴定书发出时间为2016年6月13日。

司法材料显示,就在同一天,3374最快开奖直播4399,多名矿工都收到了包含上述内容的《职业病鉴定书》。

根据矿工手中拿到的《职业病鉴定受理通知书》显示,2016年5月,福来煤矿共对包括任云凯、任云庆、陈世界在内的40名矿工的尘肺病鉴定结果提出异议,其向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职业病予以重新鉴定。

屠金伟说,按照《贵州省职业病诊断与鉴定工作实施细则》的规定,当事人(劳动者或用人单位)对职业病诊断有异议的,在接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之日起30日内,可以向做出诊断的职业病诊断机构所在地设区的市(州)鉴定办公室申请鉴定。

此时,许多矿工都已经获得了社保局的补偿,仅剩下煤矿企业的那部分没有拿到,且时间上已远超过30天的期限。

2018年7月3日,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一位杨姓工作人员称,一般情况下,必须先做职业病诊断,等诊断结果出来以后,若用人单位或者工人对这个结论有质疑,需在30天期限之内登记,提出再次鉴定申请。而对于此次矿工职业病诊断超过30日仍重新介入鉴定,她称“这是上级领导批准同意的特殊案例,有公安局的聘请书,也有卫计委发过来的启动函”。

任云凯家的房子任华均供图

先被刑拘后又取保候审至今

据任华均回忆,2016年7月22日,他从重庆回来,在家门口碰到几位便衣人员,对方询问任云凯家在何处。

任华均告知,正是自己的父亲,并问对方找父亲有何事。对方说,想了解一些种植烤烟的情况。

任云凯所在的绥阳县枧坝镇气候寒冷,小麦玉米很难生长,烤烟是当地人主要的经济作物。任华均没多想,带着这几个人到了家里。

任云凯当时放羊刚回来,锅里煮了面还没来得及吃,就被警方带走。“他们亮了一下证件,我也没看清楚是哪里的,说要协助调查。”任华均说。

大约五六天后,任华均接到电话,让去公安局签字,他这才知道父亲被刑事拘留,开奖直播,涉嫌的罪名是“诈骗”。他从民警那里了解到,父亲“尘肺病诊断造假,涉嫌骗取社保金”。

任云凯是第一个被抓的。

此后,任云凯的堂弟任云庆、工友张元海、王正富等至少7名工友,在一个多月内陆续被抓,均“涉嫌诈骗”被刑事拘留。

任华均说,被抓的矿工,都是参与了赔偿谈判的“积极分子”。 任云凯是矿上一个工作班的班长,带领其他一些被确诊的矿工,与社保局和福来煤矿谈判。

任华均不相信对父亲的指控,“他一个农民,只有小学文化,医院一个人都不认识,怎么会骗保?”更重要的是,父亲去诊断一事,也是福来煤矿要求的,诊断的医院都是指定的。

任云凯等人被刑拘后,他们的代理律师屠金伟找到社保部门和警方交涉,指出职业病诊断是福来煤矿的要求,矿工没有主观骗保的动机,且诊断本身存在技术层面的疏漏,矿工不应该被羁押,提出取保候审申请。

被羁押约1个月左右,7名矿工均被取保候审。

取保后有人被鉴定“尘肺”亦有人“无尘肺”

被释放10天左右,警方通知任云凯等曾被拘的矿工到贵阳一家医院重新做尘肺病诊断。

多位矿工称,他们并没有看到此次诊断的程序细节,事后只收到了绥阳县公安局出具的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有人被鉴定为尘肺病,但也有人被鉴定为“无尘肺”。

任云凯再次被确认有尘肺病。绥阳县公安局给任云凯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我局指派/聘请有关人员,对任云凯进行了职业病鉴定,鉴定意见是职业性煤工尘肺壹期”。通知书盖有绥阳县公安局的印章。

绥阳县公安局对矿工张元海和王正富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两人被鉴定为“无尘肺”。

通知书中还载明,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如对该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的申请。

多位被重新鉴定为“无尘肺”的矿工,对警方重新鉴定的程序和结论表示怀疑。

如张元海坚称,他至今仍感到身体不适,咳嗽,无力,双腿发抖等症状,外出打工遭到拒绝。他期待再进行更权威的鉴定,但于没有工作单位的委托书,医院不接纳。

7月2日,澎湃新闻就重新鉴定等有关问题,向绥阳县公安局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答复。

同日,福来煤矿矿长陈平向澎湃新闻否认福来煤矿举报过矿工骗保,称可能是另外几个煤矿举报的,但具体哪些煤矿举报他又表示不清楚。他承认,有七八名矿工和其他人员被抓,可能存在有些矿工被抓后重新鉴定,仍然被查出来患有尘肺病的情况,称“社保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但问及部分矿工的赔偿被公司扣下的情况,他称自己有事,随即挂断电话。

据医师报报道,从2012年至2016年,贵州航天医院共进行了10708人次的高千伏胸片检查,进入到有尘肺病资质的专家诊断2274例,确诊尘肺病患者1640例,确诊无尘肺(含观察对象)634例。公安机关调走其中1353例患者的高千伏胸片等病历档案。

2017年10月初,遵义市播州区公安局在传唤问讯中,向医生出具了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这份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指派/聘请有关人员对三位医生作的547人的尘肺病诊断进行了重新鉴定和新增鉴定,其中393人无尘肺病、111人胸片质量不合格,1人待定,有尘肺病仅为42人。这意味着,诊断读片差异率高达92.3%。

公安机关将上述鉴定和诊断之间的差异认定成是医生过失造成的结果,并由此计算赔付,认为三位医生造成了国家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2017年11月前后,贵州航天医院尘肺病诊断小组的三位医生陆续被带走,涉嫌的罪名先是“骗国家社保基金”,但后来又更改为“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

媒体报道此事后,三名医生也已于6月下旬被取保候审。